从男篮兵败看责任担当

李曙明

9月8日晚,广州,男篮世界杯中国队对尼日利亚队,距离全场比赛结束还有57秒,中国队落后9分,胜负已定,中国队换下拼尽全力表现出色的老将易建联。此时,电视转播镜头捕捉到现场督战的中国篮协主席姚明,眼眶红红的。赛后,面对央视记者“如果责任一定要有一个人负担,那会是谁”的提问,姚明的回答很干脆:“我。”

东道主,地利人和,分组“上上签”,中国队本想借此机会重温94黄金一代和姚明时代进入世界前八的一幕,顶不济也要在亚洲球队中成绩最好,取得明年东京奥运会参赛权。结果小组赛一胜两负未能进入前16名,无法借此取得奥运会参赛权。单就比赛成绩而言,中国队是一次完败。

面对记者提出的责任承担问题,姚明一个“我”字,体现了担当。他是中国篮球的“掌门人”,失利当然不能说和他没关系,不过,篮协的职责更多是组织协调,这方面篮协做得不错。最后之所以成绩惨淡,问题主要出在备战和临场发挥。从这个角度,不少人倾向于将失利责任归咎于教练组,特别是主教练李楠。小组赛最后一场的北京五棵松篮球馆、9月8日的广州赛场,比赛尾声现场球迷都发出“李楠下课”的呐喊。

9月9日,媒体报道称,中国篮协和李楠的合同签至明年东京奥运会之后,这之前拿下他的可能性不大。事实上,责任承担不只是“下课”一种方式,减薪酬等方式也未尝不可。有一点需要强调,如果任期内目标不明确,干成啥样都无下课之忧,甚至不需要承担任何不利后果,那只能说这样的合同是有问题的。

需要有人为失败承担责任,并非是找“替罪羊”——本无责任的人被拉来担责,才是“替罪羊”,而作为球队教练组尤其是主教练,从队员选择到备战再到临场指挥,他(们)是第一责任人。付出人力、物力,结果却没达到预期,因此承担某些不利后果,是责任的应有之义。

有人会说:“这次失利,与部分队员发挥不好,特别是关键时刻失误有关,锅让教练背不公平。”球是队员打的,比赛输了,队员有责任,但队员是教练选的,平时如何训练、比赛怎么打,也是教练说了算。赢了是自己执教有方,输了把责任推给队员,教练可没这种当法儿。

也有人会说“换个教练,一定比他好吗?”没人敢说“一定”。但事实已经证明了一些人不行,走人就是他们的唯一选择。至于谁来接替,接替者能不能干好,那是以后的事儿。“你上就一定比我强?”这种假设没有意义,更不能成为一些人赖着不走的理由。

以李楠为首的教练组这些年的付出,人们看得到,但“成绩说话”永远是运动场的铁律;下课,也并非对教练组能力彻底否定,如果有机会可以在俱乐部等其他“战场”重新证明自己,此时下课的教练未来重新上岗完全可能。一些人之所以必须下课,根本原因在于,必须有人为失利负责,而这些人恰好在应该承担责任的位置上。

不光篮球场,也不只运动场,每一个领域都需要有“干不好就走人”的理念和机制。只是,和赛场成绩好坏人们一目了然相比,对有些领域评价比较困难。在科学合理的考核指标确立、实施之前,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恐怕还免不了会有,他们的好日子应越早到头越好。

(作者系资深时事评论员)

a b